Osteopath初體驗 II

還記得我早前說去中環看Osteopath嗎?昨天再去覆診, 竟然把年多的頭骨痛紓緩了。
是這樣的, 自開腦手術後, 後腦已變形, 而傷口旁的一塊凸出的骨(後尾枕), 若受壓即隱隱作痛。我說的受壓, 只是平躺在軟綿綿的枕頭上!

去年曾問過腦科醫生, 他答因為你有傷口嘛, 當然會痛。但都年多了! 還是一樣, 我只有學懂跟痛楚和平共存。而經昨天Osteopath像沒治療過的治療, 痛竟減輕了。我平躺在床上後, 他只把一隻手包著我的痛處, 一隻手按著我的前額, 一動不動半小時 !! 過程手部間中會微微移動, 真的是微微, 可能只1毫米。

當他說: “好了, Jovy, 今日到此為止。”
我再也忍不住問他(因每次診金成$1400😅) : 你在運用氣功嗎?
他被我逗笑了, 然後就解釋了一點點治療的原理。
其實我聽完也不是十分明白😅😅😅

大意是人體包括大腦入面會有motion, 血液流動是其中一種。但我做完開腦手術後, 傷口附近的地方受損, motion大減, 不通則痛。當他把手放在我的腦上, 接受過自然療法的他, 能感受到那僅存的能量移動方向。他做的推推、按按, 只是順水推舟, 協助我提升self healing的能力, 身體會慢慢好轉。

😶😶😶 well, 暫時唔明都沒要緊, 有效就行了吧。